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首頁 >> 大陸頭條 >>大陸生活 >> 臺胞洪文山:紮根玉溪,享盡詩意田園生活
詳細內容

臺胞洪文山:紮根玉溪,享盡詩意田園生活

時間:2020-12-09     【轉載】   來自:臺海網

微信截图_20201209092557.png

在雲南玉溪城南高倉街道排山營一個種植蘭花的大棚一側,幾間臨時搭建的房子裏,住著臺胞洪文山和妻子、女兒。門口空地旁,是一棵高大的玫瑰花樹,每年,玫瑰花會開上幾次,每次花開,洪文山會用剪刀剪下花枝,插在花瓶,放在家裏的茶桌上,淡淡的花香在家中彌散開來。

 

因茶結緣尋一份快樂的事業

 

來到洪文山家時,已是傍晚時分。“阿姨,你好!”剛進門,洪文山上小學的女兒很有禮貌,她和我打了聲招呼便回房做作業了。走進屋內,他的妻子李長慧坐在茶桌前捧杯沏茶,開水向杯裏一倒,一團白霧騰空而起,瞬間屋裏香氣四溢。“這是什麼茶?好香呀!”我問。“月光白”李長慧笑著回答。房間的牆壁上,掛著一幅用相框裝裱起的蘭花。“這是我自己培育出來的蘭草,叫中國名月。”洪文山微笑的介紹說。

 

玉溪市委統戰部常務副部長何國斌(右)到洪文山蘭花基地調研。(玉溪市委台辦供圖)

 

此前,洪文山是臺灣的一名珠寶設計師,從2004年開始,他隨哥哥來到雲南考察茶葉市場,此後便常往返於雲南和臺灣之間。一天下午,在公司裏遇到了前來學習茶藝的李長慧,洪文山對這位樸實善良的雲南哈尼族姑娘一見傾心,兩人就此因茶而結緣。

 

洪文山跟隨哥哥遍訪各地茶山,縱情山水間,接觸到很多茶農,也被大山裏稀有的蘭花深深吸引住了,他毅然決定尋找讓自己更快樂的事業——到雲南栽種蘭花。

 

“我們都喜歡安靜,所以要找一個能養花,又安靜的地方。”經過多番考察,2010年,洪文山和妻子在排山營租下了一片地,栽培了1.8畝的精品蘭花。洪文山對蘭花很是著迷,在他看來,栽培蘭花和做珠寶設計一樣,都是創造藝術,蘭園裏都是他精心培育的寶貝。“這株蘭花開出來像少女的臉,這株你看像什麼?”交談中,洪文山對蘭花品種和習性侃侃而談,如數家珍,他結交了很多玉溪本地的蘭友,經常會相約賞花、品茗、交流心得。多年來,為了收集精品蘭種,他的足跡走遍各地,有時候是高價收購,有時候是以蘭易蘭。

 

在洪文山的的蘭園裏,他精心培育了一株他從臺灣帶來的墨蘭,墨蘭在春節前後開花,又名報歲蘭。

 

關於這個品種的蘭花,在我國養蘭史上有一段佳話。1970年之後,在臺灣處於幽禁之中的張學良將軍一直與蘭為伴,傾心於種養蘭花,他常把自己比作幽禁之蘭。1993年在北京舉行的第三屆中國花卉博覽會上,張學良將軍委托世界蘭蕙協會會長黃秀球將一盆自己培育20多年,並親自命名“愛國號”的蘭花送給時任黨和國家領導人。

 

在洪文山眼裏,這株蘭花寄託著張學良將軍對祖國的一片深情。當他從臺灣來玉溪時,他帶來了這株同一品種的蘭花精心培育,洪文山將它取名“愛國”,承載著他對祖國的赤子之心。

 

蘭香為伴享一份快樂的情緣

 

每年夏天雨水落地,雲南野生菌爭相上市。這時,洪文山和妻子便會帶上女兒,提著竹籮,到村後一個叫鳳凰水庫的山上撿菌子。妻子是雲南人,認識很多菌子,在妻子的帶領下,紅的、綠的、黃的,各種各樣的菌子讓洪文山和女兒大開眼界,得享山珍美味。有時,也會撿到不認識的菌子,他們會帶回家,讓村裏有經驗的老人幫忙辨認,以免誤食。

 

洪文山說,小的時候,他的父親在臺灣的一座山上教書,那時只要雷雨天氣後,出門就可以撿到一種灰色的菌,當地稱為“雞肉絲菇”,用那菌子煮湯,那菌子吃起來很脆很甜。

 

“自己采的菌很有成就感,吃起來也特別的香甜。”洪文山說,雲南的菌子太豐富了,每年出菌子的時候,他們都會自己撿菌,家人一起體驗其中的樂趣。

 

李長慧的老家在普洱,那裏山清水秀,每年稻穀豐收時,洪文山夫婦都會帶上女兒回老家打穀子。在洪文山眼裏,雲南農村的生活充滿了樂趣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人與自然和諧共處,他們一家很享受原生態的恬淡生活。

 

“我教女兒說閩南語,女兒教我說玉溪話。”在玉溪生活的十年裏,洪文山逐漸融入了這座滇中城市,交談中他不僅能聽懂玉溪方言,還說玉溪方言和大家交流。

 

“我會帶女兒和我們一起種地,看蔬菜成長的過程。中秋節的時候,我會在房門外的碎石上鋪上一塊毯子,和妻子、女兒一起睡在上面,吃月餅、看月亮。”洪文山說,這十年來,玉溪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,破舊的土房變成了新樓,村裏的道路越來越寬敞乾淨,他的基地外的泥巴路,也變成了水泥路,但他依舊很享受和大自然一起生活的過程,在自己的花棚裏安靜地生活,聽鳥叫、曬太陽。

 

一家人其樂融融地享受著田園生活的同時,洪文山精心呵護著他從各地搜羅來的蘭花,還培植出不少他自己的獨有品種,他的蘭花事業也在這塊土地上生根發芽,開花結果。

 

妻子李長慧在蘭花大棚旁開墾出了幾塊菜地,種上了白菜、青菜等蔬菜,還種著從臺灣老家帶來的香料——九層塔,用手碰觸葉片,便會散發出濃濃的香味。

 

女兒在附近的一所學校上小學,學習成績很好,還是班長,從家到學校沿著一條筆直的水泥小道步行5分鐘就能達到。“除了自己的蘭花生意或到城裏買必須的日用品,我們的日常便是在家裏的園子裏賞花、喝茶。”洪文山說,他和妻子都很享受這樣的慢時光,陪伴孩子成長。

 

小學畢業後,女兒就要到城裏讀中學了。洪文山說,現在他和妻子正在城裏物色房子,房子要方便女兒上學,也要有適合蘭花生長的陽臺,讓這蘭香和蘭緣能永遠伴隨孩子的成長。(中國臺灣網、玉溪市委台辦聯合報道)


底部导航

關註微信公眾號

台陸通APP下載

400-800-1969

周一至周五(9:00-18:00)

2019-2024 dalutone.cn 版权所有 ICP证:闽B2-2019900991 
 


陸通[email protected]生活圈